关于我们| 加入收藏

难忘的找铀岁月
——访广东省地质局第三地质大队原总工程师王进元
刘文祥、何莉、叶国志

最近,在全国国土资源系统科技创新大会上,姜大明部长在讲话中说:“回顾历史,在老一辈革命家的关怀和指导下,我们以满足国家重大需求为己任,用科学创新推动了国土资源事业的进步和腾飞。”“我们组织了一系列找矿会战,很快取得了一批重大找矿成果。其中,找油突破最令国人振奋。李四光等老一辈地质学家打破国际权威‘中国贫油’的论调,提出陆相成油理论,预测了我国石油勘探远景最大的三个区域。后来大庆、大港、胜利等油田相继发现,有利证明了这一科学预见。我们联合攻关,在广东仁化和南雄发现了大型铀矿床,为‘两弹一星’做出了重大贡献。”

姜部长的讲话传到广东省地质第三地质大队(原705地质大队和706地质大队合并,下简称地质三队),群情振奋,倍受鼓舞。黄德发局长在纪念广东省地质局建局60周年大会上说,姜大明部长把粤北找到铀矿,为“两弹一星”做出重大贡献作为全国国土资源系统科技创新的范例,对我局职工是巨大的鼓舞。原705地质大队作为粤北诸广山铀矿的发现和勘查的主力军,功不可抹!我们要把“七〇五人”精神总结好,宣传好,让后来人传承下去!

近日我们来到韶关地质三队采访。尤永春队长向我们展示了一份份发黄的地质勘查报告,一本本南岭铀矿地质研究成果,一张张红色的奖状,琳琅满目,目不暇接。在尤队长陪同下,我们走访了年近八旬的原705队总工程师王进元,聆听当年铀矿勘查的故事......

艰苦奋斗  为国找铀

“七〇五人”在铀矿勘查凝炼出“诸广山精神”:快速反应、顽强拼搏、锐意探索、奋力攻坚,凭籍这为国找铀、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的“三光荣”精神,谱写出震天地、泣鬼神的一曲曲英雄赞歌。

时近正午时分,我们来到韶关市郊705队老基地一栋旧楼,敲开了王进元的家门。王总和老伴准备吃午饭,一盘炒米粉,一碟青菜,一小锅稀饭。简陋的小三房一厅,家具均是旧式,但窗明几净。见到记者和队长光临寒舍,王总有点不好意思,连忙收拾椅子,接受采访。

王进元退休快20年,已是79岁老人,虽已满头白发,可腰板硬朗、精神、气息很好,声音洪亮。他沉思片刻后回忆说,201211铀矿区位于粤北南岭南麓诸广山脉深处,是粤赣湘三省交界地,山高林密,荆棘丛生、峭壁林立、沟壑纵横、难见人烟,野兽时有出没。矿区海拔四五百米,终日云遮雾绕,难得见到阳光。一年四季,换洗的衣服,要晾晒几天才能干。我们找铀专业队就在这里安营扎寨,自己动手砍树、割草、挖泥土盖住房,墙是竹篱笆糊上黄泥巴;房顶铺茅草,树皮当顶板;砍下木头锯成床板。“茅草房、竹片墙,全部家当两只箱”,就是当年战斗在诸广山铀矿的勘探队员的真实写照。

南雄201铀矿勘查之初,交通条件很差,矿区通往小镇只有一条十多里的羊肠小道。小镇到南雄县城有几十里,只有简易公路。钻探设备、管材,包括几百斤乃至上吨重的钻机、柴油机、压风机,都是靠职工人拉肩扛搬运上山。有一次,为赶工期,车辆运输跟不上,职工们扛钻杆、挑钢砂、抬设备,沿着崎岖的山路,翻越两座千米高山,艰难地攀爬四五十公里的崎岖山路,硬是保证按计划开钻。体现出“七〇五人”逢山过山、涉水过河的大无畏精神。

1959-1962年是“经济困难时期”,职工粮食定量每月只有10公斤左右,经常靠竹笋、红薯、土茯苓和野菜充饥。蔬菜供应也很困难,职工餐餐“开门红”(辣椒酱)加咸干菜下饭。有的临时工受不了这份苦,离开了矿区。而我们“七〇五人”,没有一个当“逃兵”的。地质人员早出晚归,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,乐此不疲。钻探工人更是三班倒,日以继夜不停机。

放射性对于人体意味着什么,我们其实心里很清楚。但我们从不畏惧,在伽玛辐射奇高的坑道里,我们在坑道施工编录、采样,一干就是几个小时。那时,坑道通风条件差,烟尘大,氡气浓度高,呆的时间长了,头痛欲裂,浑身乏力,有的同事甚至昏倒在地。我们一般工作两小时,就跑到坑道口透透气,晒晒太阳,身体感觉好一点,又扎进坑道里继续工作了。

王进元说,党和政府对地质队员是十分关怀的,给下坑道的、化验的、土法炼油的人员发放“营养品”,每月发几只鸡蛋,几罐炼奶之类的营养品。可有的职工还舍不得吃哩,存放在箱子里,等休假时带回家,给老婆孩子分享分享......

“七〇五人”夜以继日奋战在诸广山区,几度春秋,几度寒暑。有一年冬天,诸广山区下了三天三夜的鹅毛大雪,天寒地冻。但201铀矿勘查会战的“革命化的春节”却热气腾腾。钻机的给水管冻冰了,大伙捡柴火烧烤水管融冰,保证正常开钻,硬是不停一个班。在我的记忆中,诸广山上的柴油机钻机声从来没有消停过。

生命不息  战斗不止

“七〇五人”是一支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的“硬骨头”群体,职工们用青春、热血甚至生命谱写了“惟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大山献铀矿”的英雄赞歌。王进元老前辈向我们讲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。

钻探机长、共产党员杨业拾,被大伙称为705队“铁人”。他生在旧社会,五岁丧父,八岁忘母,成了孤儿,怀着对共产党和新中国的无限热爱,把满腔热血倾注在为国找铀的事业上,哪里有困难、最危险,他就往哪里冲。长期的超强度工作和营养不良,使他患上了肾结石、水肿和腰椎间盘脱臼等伤病。705队领导一度将他调离钻探岗位,安排他做些“参谋”工作。可他闲不住,经常回到机台顶班,抬钻杆,运材料,曾经几次昏倒在上下班的路上。醒来后,他再接着前行。他的腰椎关节伤病越加严重了,腰椎错位一厘米多。医生要他全休,并告诉他,再不注意休息治疗,就有造成下半身瘫痪的危险。大队长特意给他配了一副护腰钢背心。但他不听医生劝阻,身穿钢背心照样上机台,有时嫌穿这副背心弯不了腰,干活不方便,就悄悄脱下来。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,杨业拾坚持多年奋战在机台上,却在19896月,在211铀矿勘探行将结束的时候,他在一次处理机台故障时,突发脑溢血,倒在机台上,再也没有醒来。伙伴们急忙抢救,只见他手上还紧紧握住一把大牙钳,还在想着排除故障啊!

青年工人谭光炼,在一次排除坑道爆破意外事故中,身负重伤,手术60多处,身上残留着数不清的细沙碎石。伤愈后,他主动要求到机台当钻工。他虽身患伤痛,但坚守岗位,埋头苦干。有一次,钻井中遇到了几十米的流沙层,堵钻了。为了制服流沙,他连续干了三十多个小时,直到故障排除后才走下机台。又有一次,钻机要搬迁到新孔位,他胃病复发,拉了几天肚子,浑身乏力。但他瞒着大伙,咬牙坚持参加搬迁,一趟一趟地在山路上扛钻机、挑材料......

有位老工人叫洪盛芳,人们称他“老黄牛”,是201211铀矿勘查的元老。据说,他从1957年至1973年的16个新春佳节,有15个春节在钻机轰鸣声陪伴下度过除夕夜的。几个儿女出生时 ,他都没有守在妻儿身边。201铀矿勘探时,每遇到山洪暴发的时候,矿区到南雄县城公路受阻。洪盛芳总是带头爬山涉水,到县城挑回钢砂、扛回套管或生活用品。110里路啊,他肩挑上百斤的重担,起早贪黑,硬是一天赶回矿区。那时,老洪已是年近半百的老工人啊。

对于老同志的故事,王进元如数家珍。他接着说,那时,705队的领导班子更是身先士卒、率先垂范,每人常备一副扁担、绳索。每逢钻机搬迁,队领导就带领队部人员,把抬“大件”任务包下来,以便让钻工们专心安装钻机,争取时间早点开钻,干群关系情同手足。三年困难时期,705队的领导还主动从有限的粮食定量中,每人每月挤出3斤粮分给一线工人。705队领导班子有一个“三必到”的好传统:节假日必到一线,钻机搬迁必去参战,职工生病住院必到病房探望。

王进元深情回忆说,201211铀矿勘查,前后经历了三十个寒暑,“七〇五人”付出巨大的代价。不少职工为此献出了青春年华甚至宝贵的生命。副队长张乃庆,副总工程师曹金明、马志远等均因积劳成疾而英年早逝;一批批职工落下了放射性引发的疾病。但七〇五人无怨无悔,前赴后继不忘初心,为国找铀,矢志不移!

在国防科技研制急需铀矿原料的时候,“七〇五人”经初步勘查,发现201铀矿是一埋藏浅、品位富、组合单一、易选冶、规模大的矿床时,开展了快速评价201铀矿床,并及时提交中间性储量报告,在地质部和省地质局专家朱明洲等指导下,土法上马,开展水冶法炼铀。在简陋的土棚下,用几十个大缸架起了水法炼铀厂。职工们仅用一块原铅抵挡在胸前,甩开膀子大干快上,硬是冶炼出重铀酸铵,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提供了原料。这是十分震撼人心的壮举。王进元还记得,一位老红军转业兵为土法炼铀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参与炼铀的一批青壮年职工,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核辐射的伤害,落下了病根。但王进元说当年炼铀的健在者们,在回顾峥嵘岁月时,仍不改初衷:“我从不后悔!”

尊重科学   创造奇迹

“七〇五人”勘查铀矿历程中,发扬锐意探索、勇于创新精神,谱写出敢为人先、求真务实的赞歌。

王进元回忆说,201211铀矿勘查中,“七〇五人”坚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,坚持遵循地质找矿规律办事,坚持认识-实践-再认识-再实践,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指导探矿工作,不崇洋媚外,不屈服“政治压力”。在开展粤北放射性异常检查中,705队发现了花岗岩型铀矿体,经分析测试和钻探验证证实,201铀矿成为我国最早发现的花岗岩型铀矿床之一,打破了外国权威的“花岗岩无大型铀矿床”的论断,为粤北地区寻找新类型铀矿指明了方向。

王进元仍清晰地记得,1964年,705队在211矿区发现了具有较好找矿前景的9号铀矿脉。大队的总工程师覃慕陶等便以9号脉为重点,编制了《211矿区勘探七年总体规划》。地质部、省地质局领导和专家亲临矿区,听取汇报和实地考察后,批准了这个总体规划。为开展诸广山铀矿会战,地质部从各省抽调了200多名技术人员支援705队。王进元时任分队技术负责,参加了热火朝天的铀矿勘探大会战。

会战队伍,分别部署在9号矿脉带南部、北部和中部,在一条远景剖面设定了钻孔位置。先是南、北部的钻孔在设计的钻孔深度范围内,打到了厚大矿体。但是,中部的钻孔落空,只见到薄薄的矿层和微弱的矿化。于是,围绕9号矿脉的“上”或“下”,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论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学术观点。一种观点认为,矿脉受主断裂控制、规模大,应该继续“上马”。依据是,南、北剖面均见到厚大矿体,中部剖面的钻孔矿体弱,可能是断裂带局部扭曲造成的,但已呈现出向深部变富的趋势。

另一种观点则认为,矿体受小裂隙控制、规模小,应该“下马”,鸣金收兵。理由是中部矿化弱,南、北剖面见矿厚,是钻孔顺着矿脉钻进的结果。

两种观点、“两大学派”,反映到地质部和省地质局后,形成均势。客观地说,这种学术观点的争论是正常的,孰是孰非,完全可以通过进一步实践来检验。然而,在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岁月里,学术争论被扭曲为政治斗争。

王进元回忆说,时任705队总工程师的覃慕陶,被推到风口浪尖上。“四清”工作组进驻705队,作为诸广山铀矿勘查七年规划的主编、“主断裂带控矿”观点的代表的覃总,被扣上“七年早知道的先验论者”、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、“社会主义败家子”等大帽子。有人画讽刺漫画,有人搞他的“浪费展览”,算他一笔400万元“浪费帐”。他被“靠边站”了,只能到坑道推石渣,要他用汗水和检讨来洗刷“剥削阶级的烙印”。但是,覃慕陶没有屈服于政治高压,更不认错。他掷地有声说:“讲我工作有缺点错误可以。但要我承认无矿,承认浪费,承认什么烙印,办不到。我不能抛弃科学俯首听命!”

这就是705队知识分子的胆识和骨气!在覃慕陶等多次有理有据力陈己见的情势下,省地质局领导终于同意,在9号脉的中部增加了实物工作量。结果,加密的坑道见矿了,加密的钻孔也见矿了,矿体向深部变大变富。争论,在实践中统一了。后经6年多的奋战,9号脉被探明为一个特大型铀矿田——211铀矿田,在我国五大万吨级铀矿田中榜上有名,并以世界著名花岗岩型特大型铀矿田之一,载入世界铀矿床发现史。

王进元说,211铀矿田勘查评价历程,集中反映了“七〇五人”尊重科学的态度,坚持按地质工作规律办事的探索创新精神。在705队这个英雄的集体里,在201211铀矿勘查中,还涌现出不少勇于改革创新的故事。如贺德龙等,在成千上万个矿石样品中,逐件对比伽玛仪测算的读数与化验结果比对的规律后,又进行大量归纳、分析和数个上吨级矿石模型进行测定,终于用手工计算了2万多个数据,总结出合乎科学规律的伽玛值与化学分析数据比对的换算系数。1970年,经地质部批准,作为全国铀矿勘探单位推广使用,从而修正了原引用的苏式伽玛测井含矿换算系数的明显误差,并取而代之。

“七〇五人”在211铀矿勘探中,创造并推广了一系列钻探工程新技术、新方法。如因地制宜,采用木支架安装钻探设备;开挖洞穴排放钻杆、钻具等,节约土石方工程。刘忠贵等总结、分析50个钻孔弯曲规律后,创造了初定向钻探技术,在钻孔弯曲钻进时,能准确“中靶”。705队先后施工800多个初级定向钻孔,全部达到地质设计要求。继而,他们又创造“一基多孔”技术,即在一个机台上可施工几个斜孔,最多时达到“一基六孔”,均命中设计“靶点”。还有,青工陈应洲等研制成功的金刚石钻头,提高效率18%;研制成功的金刚石钻进故障报警自动提升装置,有效避免了烧钻和扭断钻杆事故的发生等等。

在采访结束时,王进元的饭菜热了又晾,晾了又热。我们深为感动。更令人感动的是,60年来,“七〇五人”始终把艰苦奋斗、顽强拼搏精神和严谨的科学态度相结合,用几代人的青春、热血甚至生命,弘扬“三光荣”精神,擦亮“全国地质勘查功勋单位”的牌匾。1993年,在机构改革时,705队和706队合并为广东省地质局第三地质大队。尤永春队长说,我们功勋队的旗帜和精神将代代相传,不忘初心,为国找矿!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坚定前行,再立新功! 

上一篇: 省地质局直属机关第三次党代会胜利召开 下一篇: 不断前进的中金岭南公司凡口铅锌矿 (张秋利 文/图)